這個冬天有點冷,地產高管“離職潮”來襲

近期房企人事變動的名錄越拉越長。碧桂園集團副總裁劉森峰、正榮集團行政總裁王本龍、新力集團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王炎、鴻坤集團總裁袁春、奧山控股副總裁談銘恒……他們都出現在最新一批的人事調整名單之中。

職業經理人對企業發展的影響不言而喻,他們也是最先感知企業、行業變化的群體。被集中曝光的這幾條房企高管變動信息在地產圈引發了一場不小的震動。

近兩年,房企的高管變動愈加頻繁。Wind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僅A股上市房企的離職高管就多達101位。到了2019年,這項數據繼續攀升,5月還未過完時,離職的上市房企高管已達75位。據時代財經不完全統計,目前已有近百位房企高管離職。

華南某不愿具名的房企HR 向時代財經直言,就其個人感覺而言,近兩年房企高管變動較以往頻繁一些。“主要是這兩年行情變化較快,有人趁勢起,有人隨浪沉底。企業的光環加持被弱化,個人能力及價值逐漸被凸顯和關注。”

行業下行,高管承壓

近期離職的房企高管中,原碧桂園集團副總裁劉森峰尤為引人注目。2016年,碧桂園實現業績突破3000億大關,一年內合同銷售跨過兩個千億臺階。也是在這一年,碧桂園造就了“6個人年終獎超1億“的薪酬神話,6人中的劉森峰成為碧桂園第一位年收入過億的區域總裁。

但據媒體報道,其在離職前2個月已被調至碧桂園總部負責海外市場業務。此次調動之前,碧桂園已于去年對江蘇區域進行了調整,將其下轄的滁州、常州、馬鞍山等3個城市公司分別升格為滁州區域、蘇南區域和皖東區域。

奉行“管理無定勢”的碧桂園,比較注重通過區域間的競爭實現對區域的權力制衡,促進整體業績的增長。事實上,近年來,基于反腐、防腐及內部挖潛的需求,多家房企都進行了架構調整,加強了區域管理。但對劉森峰等房企高管來說,難免帶來職業困惑。

內部調整、管控之外,行業下行中的業績壓力也是導致高管離職的重要因素,王本龍即被曝因正榮地產老板歐宗榮對業績不滿意而“被動離職”。截止9月底,正榮地產完成全年銷售目標1300億元的69%。土地投資方面,正榮地產出現較明顯的退步,同比去年下滑54.5%,這或使其“每年約保持30%增長率”的目標存在不確定因素。

王本龍不是孤例。2018年底,原旭輝集團副總裁兼北京區域事業部總經理孔鵬在被談話一周內辭職。2018年上半年,旭輝北京區域營業收入僅為0.29億元,在旭輝各區域中排名倒數第三。今年3月,協信地產聯席總裁張澤林離職。協信地產2018年業績目標為600億元,最終僅實現272.5億元。

“高管和企業之間是相互成就的關系,企業在不同發展階段對人員的能力要求肯定不一樣。而職業經理人在遭遇職場瓶頸時也會向外尋找新的機會,擇良木而棲。” 在深圳市賽普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副院長王亞輝看來,房企的人員流轉是正常現象。

運營、營銷類人才吃香

錢、地、人是決定房企發展規模和質量的三大核心要素。在“穩字訣”成為規束行業發展的“緊箍咒”,當融資持續收緊、投資被迫放緩,提高運營效率、降本增效,實現內生性增長成為房企的重要工作。

行業發力點、企業業績增長點的變化直接地反映在人才需求上。米高蒲志國際招聘咨詢公司高級顧問梁雋思對時代財經指出,“此前(房地產)增量發展時期,開發報建、工程等崗位特別吃香。現在房地產行業來到存量時代,運營、營銷等人才變得特別吃香。”

融資壓力下拿地的謹慎和放緩,使擅長融資和資本運營的職業經理人成為獵頭挖人的重點,投資崗位熱度不如往年。上述華南房企HR稱,“前兩年投資的勢頭過熱,這兩年減緩、變動也較大。財務、融資相關經驗的人員需求變大,企業更注重精細化管控。”

而隨著行業競爭日趨激烈,“人才升級”成為房企應對挑戰的選擇。廣州川普人力資源有限公司某資深獵頭對時代財經透露,“今年絕大部分企業的用人要求提高了起碼30%。往年,統招本科生、45歲以下的人才都可在民營房企的選擇視野內,但今年很多企業直接將選人標準定為985/211院校畢業,年齡上限降低到40歲。”

行業發展在帶來人才結構洗牌的同時,也帶來新的機遇。梁雋思指出,現在房企拿地不容易,很多時候是產業勾地或有很高自持面積的土地,房企必須要建購物商場、寫字樓、聯合辦公、長租公寓等,并用相關業態去填滿商業體。“所以,房企對招商人員的需求也大大增加了。”

“房地產+”業務的增加也使其他行業的人才被房企招致麾下。2016年9月,曾在沃爾瑪、亞馬遜中國等企業做過20多年零售管理的劉麗萍,加入奧買家擔任總裁。奧買家是奧園集團旗下的跨境電商企業,成立于2015年7月。

2018年7月,碧桂園成立廣東博智林機器人有限公司。楊國強曾宣稱碧桂園計劃五年內在機器人領域投入至少800億元,并計劃引進一萬名全球頂級機器人專家及研究人員。同月,原上海發那科機器人有限公司董事、常務副總經理沈崗加盟碧桂園。

“如果比較人才在地產行業的流出和流進的話,流進的趨勢更加明顯,因為房企在做很多跨界是事情。除了房企內部在進行優勝劣汰外,人才的流入比較多。”梁雋思稱。

錢不再那么重要

除人事更迭更為頻繁之外,部分高管的在職期限也在縮短。談銘恒加入奧山控股不足一年,王炎入職新力地產僅7個月,許曉軍任珠江投資集團總裁僅一年,沈崗在碧桂園的就職也不到一年。

地產高管的不穩定性似乎在增加,但他們在擇業時并不被動。王亞輝認為,房企高管基本已實現財務自由,在行業里也有些名氣,再擇業時選擇余地較大。

“他們尋找新東家時,比較看重的主要有兩點,一是老板的風格和理想,比如雙方是否合拍、是否有把企業做大、做強的宏大志向。二是要給他足夠的授權和大展拳腳的空間。” 

袁春此前加盟鴻坤地產或是力證。他從千億級房企龍湖轉入僅有百億規模的鴻坤地產時,曾稱鴻坤對其最大的吸引力就是老板趙彬。兩人十分投緣,有相同的價值觀,能夠就一些事情達成共識、目標一致。

楊國強關于機器人的夢想也是吸引沈崗加入的重要原因。據沈崗透露,其到任的第一天晚上,楊國強問的第一句話是“我們有沒有可能成為全球最強的機器人公司”,沈崗認為這是一個很大的目標和情懷,也是他一直想做的。

事實上,“降維跳槽”已經是不少房企高管的主流選擇,而他們也各自帶著使命。離開鴻坤地產后,旭輝、陽光城等多家房企向袁春拋來“橄欖枝”,但他最終選擇了南京的中小型房企弘陽地產。欲在2020年沖擊千億的弘陽地產,今年前9月僅實現銷售額437.59億元,帶領弘陽實現營銷能力的突破是擺在袁春面前的任務。

梁雋思分析稱,“雖然近兩年樓市行情不好,但仍然有一些房企,尤其是中小房企在逆勢增長,它們很愿意引入大型房企的高管。而對這些知名高管來說,二、三線房企對他的依賴性更強,發揮空間也更大。”

但她同時提醒,房企不要過于“迷信”一線和知名房企高管。她認為,部分高管過往的成功,既因個人能力,也與團隊、市場行情等息息相關。“如今行業到了考驗真實力的時候,房企在引入職業經理人時,若不考慮對方的能力與公司的實力能否承接,或者寄望其一人解決公司所有問題,不適、分歧或很快出現,繼而造成下一波高管流動。”

本站轉載文章和圖片出于傳播信息之目的,如有版權異議,請在3個月內與本站聯系刪除或協商處理。凡署名"云南房網"的文章未經本站授權,不得轉載。爆料、授權:[email protected]

相關資訊

猜您喜歡

參與討論

登錄 注冊

熱門評論